行路且歌

江山错落,人间星火,守望着千年壮阔。

和卖伞的npc小姐姐合个影√
ID和她名字倒过来的感觉略神奇…
有同个服的一起玩吗!
千年调 一倾银河!

第一发六连
三花聚顶
难过qvq

[古风]戏子无情[剧情流/无cp]

第一回.戏子无情(一)


十年前,扬州也是这九月光景。


早在空中久侯的玉盘妖娆地牵出一丝暮光,随即空盈的暮色迅速将大半个天空占据。今夜是望春楼花魁卖身的日子,不单是扬州,更有遥在异地的风流公子闻此讯息,千里迢迢赶往扬州,企图一睹美人真容。


“今夜是玉弦姑娘 的卖身夜,姑娘不去看看吗?”


扇儿力度适中地给身前人儿按揉着肩膀,凑近她耳边怂恿着。


“既是她的主场,我又何必去凑这个热闹,”诸裳瞥了她一眼,眸间流露笑意,“你若是想去便去吧。”


扇儿一下被戳穿了心中所想,直羞红了脸,忸怩着拽着衣角:“姑娘不一起去吗?扇儿怕黑…”


胡诌也扯些别的,莫说今日是玉弦的主场,外头必然是灯火阑珊的,便是平日也比白日亮堂。


“…”诸裳有些犹豫,下意识地想摇摇头,却迎上扇儿央求的目光,有些于心不忍,“走吧。”


“还是姑娘最疼扇儿。”


说是出去走走,说到底也走不出这望春楼,至多在这外头散散步,看着身边人来人往,说来也不过徒增感伤罢了。


一路上算是遇见了不少人,有羡慕玉弦的,有嫉妒玉弦的,也有无比现实想趁此机会包装变卖自己的。


诸裳懂她们但是她不会这么做,因为她明白,她比任何人都明白,再怎么看,再怎么羡慕,再怎么嫉妒,她们也不可能像玉弦一样,既有绝世容貌,又有令人惊叹的才学,一袭白衣绝世尘,站着不动也能引来无数恩客思慕,她是落魄于此的官家小姐,是掉进鸡窝里的凤凰,可她们不是,她们不过是夫君病故,为图生计的绝望寡妇,家里没钱被买到这来的年轻姑娘,或是被亲戚拐 卖骗到这里的,她们没有背景,没有妈妈 的独宠,她们只能自力更生,靠的不过只是自己一时的年轻貌美,却也无其他可靠。


自四年前,她被阿爹买到这个地方时,三年前,她哭喊着央求妈妈却被一把丢给恩客,两年前,她要来了扇儿做丫头时,她都在心里告诉自己,也告诉扇儿,从此往后,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,她们别无所靠。


“姑娘?”扇儿笑得灿烂,扯了扯她的衣袖,“姑娘你看,玉弦姑娘出来了。”


“嗯。”诸裳莞尔。


“玉弦姑娘长得真好看,不过我觉得还是姑娘更好看些。”


“你这小妮子,嘴跟抹了蜜似的。”


“扇儿说的是实话。”


良久,扇儿小心翼翼地望着她的侧脸,问道:“姑娘刚才为什么像是丢了魂一样?”


“想起一些往事,不堪回首却不得不回首的往事。”诸裳看着她,唇畔浮现一抹淡漠的笑意,方才掩盖不住的悲戚犹如一闪而过的烟火一般消散在她的眸间。


“不管发生了什么,扇儿都会陪着姑娘 的,姑娘不要害怕,扇儿在。”扇儿也笑着,犹如漆黑的夜幕中最耀眼的那一盏灯烛。


诸裳失笑,抬手捻去面颊上难以察觉的一点泪珠。


“有扇儿在,我什么也不怕。”


<完>


[古风]戏子无情[剧情流/无cp]

引子


-我会连同你的那份,好好活下去。


洛阳,正值秋风萧瑟之际。


还未换上新夹袄的孩童在街上里跑着跳着,手中拿着风车、糖葫芦之类的小玩意,互相嬉笑打闹着。


阿荷看得心痒,乖巧地坐在书君面前的小板凳上,没有什么反应,也不言语,就这么望着她的眼睛。


书君看着她明亮的眸子,眸间流露出柔软的笑意。


“阿荷,去吧,好好玩。”书君给了面前女孩儿一个大大的拥抱,亲昵地揉了揉她柔软的黑发。


望着女孩远去的背影,书君一时间有些错了神,女孩的背影与窈窕女子的背影逐渐重合,在霎那间化作漫天的尘屑,迷乱了她的眼睛。


眼睛越来越不好了,迎风便要流泪。


书君是这附近唯一一个以说书为生的女子。


话是这么说,却也不尽然,她有足够的积蓄供她和和美美地过完这一生,可她想把自己的故事说给世人听,亦或是。留给自己回念。


书君将碎发拨至耳后,低柔的声音犹如圆润饱满的玉珠从她喉间落下,轻轻地坠落在地面上,发出坚定而又清脆的声响。


“十年前,扬州也是这般的九月光景。”


<完>